第332章 血溅(有新增)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“我家与他家是邻居,他独身一人,素日便游手好闲,那晚他不知在哪里喝醉酒,知道我爹娘外出,强行闯入我家,将我……”

姑娘仿佛想到受辱之夜,跪在地上哭得浑身颤抖,“您若真是王妃娘娘,就请替民女做主。”

“我虽独身一人,可成日读书,如何便是游手好闲?我何曾喝醉去你家?”

齐修远百口莫辩、根本无力自证,只剩一句苍白的:“我没有!”

姑娘抖着手奉上一个包裹,“王妃娘娘,这便是此人那晚撕毁的衣裳,上头还有我的血。”

这些东西根本不足为信,谁知道这衣裳是什么时候撕毁的、血是怎么落上去的。

但是看客,会信。

毕竟哪个姑娘会当众拿自己的清白儿戏呢?

“齐修远,孙姑娘所说那晚,你在何处?可有人证。”

“回王妃,小人独自在家念书,那晚早早睡下,没有人证。”

“早早睡下?亏你还是读圣贤书的,却是满嘴谎言。”

旁边中年男子自言姓李,同沈雁归回禀,“那晚亥时我出来撒尿,瞧见齐书生拿着酒壶跌跌撞撞冲去孙家,强行破门,隔着几家都能听到孙姑娘的喊声,王妃若是不信,可召其他邻居问话。”

不等沈雁归召见,另一个老妪也跟着叩头,“民妇那晚才洗完衣裳,正准备睡觉,听到声音,从后院来了前院,瞧见齐书生从孙家出来,边走还边系裤腰带。”

“你们含血喷人!”

“含血喷人?”衙门师爷被绑着,这时候接话道,“你道衙门昏庸无道,可衙门为何放着满城百姓不抓,偏偏抓你?还不是你自己持身不正?!”

郁顾明这时候站了起来。

“这些人本就是作奸犯科的宵小之辈,罪证确凿!二位胆敢自称摄政王和王妃,却不知摄政王向来秉公执法,眼中最难容沙,而今你们却要用这些杂碎的供词,来诋毁污蔑一个为民做主的好官!”

他这话是说给百姓听的,暗示面前这个草台班子,是假冒的,你们莫要胡来。

“传出去,你们就不怕被百官耻笑、万民唾骂吗?”

这句话是说给沈雁归和墨承影听的,是警示他们,没有证据胡乱斩杀朝廷命官,必定会受到群臣参奏。

世道便是如此,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。

郁顾明虽然被绑着,却也说得气壮山河,知情者不敢言,不知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: 重生之月雁南归 穿越农家:反派九千岁你站住! 癫!偷听我改剧本,反派吃尽裤头 我的房子通古代,种田发家致富忙 高冷仙君,不要随便摸我的龙尾巴 7749号宿主的任务失败定律 快穿之人渣洗白手册 配个药而已,有多难? 豪门兄妹恋爱史 通房 兽世之越过山海 被挖金丹后,换个马甲重新卷 渣了师尊后,妖徒夹着尾巴跑 穿书后封神娱乐圈 先爱后婚再生子 被偏爱的无限美人 神豪:女神们都被我渣了 芒果七分甜 冥王手册之山川秀 快穿之寻梦